论“正名”

Jenn Zhu 朱骤琴

2020年9月

.

.

.

.

纵观人类历史,不论是东方还是西方,人类社会大凡过几十年就会出现一次

大的骚乱。在生产力尚未发达的古代社会,其动机大致还可以理解,“人为财
死,鸟为食亡”,“民以食为天”。面对忍饥挨饿、流离失所的日子,或者财
富利益分配不甚公正的时候,总有人要揭竿而起、或者兵变政变、或毁盟撕约
而发动战争。
 .
但是在一个科技高度发达,物质生产力大大超过了需求的当今社会,为什么
还是骚乱不断呢?在中国还是西方很多国家,都可以看到物资琳琅满目的商店
里,商品滞销,工厂的仓库里产品积压。不是因为社会总体购买力不够,而是
因为消费和生产过剩。现在功德箱 —- 就是捐赠物品的公众箱,到处都盛行;
社区垃圾房旁经常可见完好的物品被弃置。说明什么?说明生活物品的需求已
经不是人类社会的主要矛盾。很多有技能的劳动力被从生产部门解放出来,去
从事社会管理的各种工作,而且分工越来越细。这样看来,地球人应该万事无
忧了吧?恰恰相反!问题越来越多,社会越来越混乱,几乎达到了空前未有的
地步。
 .
为什么呢?有些人可能会归结其为文明的高度发达所带来的相应的社会复杂
性。我就不明白了,科技不管怎样发达,都是建立于前人所发现的科学规律之
上的。因为科学工作者们严格地遵循了一些基本的科学规律和公逻辑
所以在代带来了科学技突飞猛进创造了一些人类的科学奇迹,生产了
的科技产品服务于人类,从而高了们的生活水平。我没听
类科技产品因为其高或复杂便会“为”而毁其,或者
生产目的行为来。管我个人为人类代的科学技在其辉煌短暂
里过不可,但其中科技工作者的专业水平和科技确实值得
的人士佩服的。起码他们对自己专业术语基本概念应该是含糊的。
否则创造不出任何成果
 .
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就是古人所说的“名”的问题在很多行中可能被
给忽视了。古人说“名不正顺则事不。”就是说名称即概
不正确则难将道讲清楚清楚情必然利。可能很多
人都觉得这个东西足道,在德经章节中,就赫然写着:
无名万物之,有名万物之。可见对事物要。人们根据事物
,从而在这个文明构架中产生了万物。而名字同赋予了事物永恒的生
力。了名,事物消失之就完结了。有了名,事物还可以生。
 .
在文哲学领域中,这个问题可能是最突出的。其是在当今世界,社会
分工如此细,各个国家彼此的经济依赖如此。这个世界不了中东的
石油,就像它少不了国的高科软件产品和不了中国制造的各类生活品一
样,诸如此类,不胜枚举。经依赖必然会带来不流,和不同意
识形态摩擦。而流和摩擦的结果究竟接受排斥还是融合,可能很大一
部分决定于对其中概念的理解是成共识
 .
,科学在发,文明在步,时很多时的名在各领域也跟着
鱼贯,其中鱼龙混杂,其是在文治法制领域内。正前人所见的
奇辞起,名乱,是不明,亦即执法诵数亦皆。各类
时尚的名字兴起,却意义含糊使用混乱,使人们无即使执法
和管理的人是在浑浑沌沌之中,又何希望他们严明执法? 个国家
语言及化渊源都不再加上在翻译上的以讹传讹,很可能致不国家
的人、甚至同一国家的不人对一些文、哲学治法制术语认识和理解
大相径庭。有人是有这种“秀才碰到兵,有理说不”的经历呢? 是说
根本就不在一个思维平台上。人类的逻辑是相的,就
学在个民国家异议到了一视同仁接受。所以致这种无法沟
根本问题就是对概念的不理解造成的。就是说对事物的不同程度的
和不同意义的理解致了世界上很多的不可理的矛盾和冲突
 .
有人说这种想法免太过天了吧,世界上的很多冲突实际上是一些
为了争大国家利益而造成的。其,这本身就是对“国家利益”这
概念致的。也许表面上些国家过其大的事力量获取了一
的物质利益,但肯定会失去人,不是其国家人们的人,而且会失
老百姓的人们失去的是关系。而关系长久的利益
所在。或还有人说,有些政是在为其民族精神信仰和文化优势
国家争以求到这个世界的可。么,们就必须先搞清楚,其民
化优势精神究竟表现在些方面,可以概念表示。人类都
勇敢劳、高尚、仁义睿智信用、和任心等等品质;而
不是偷鸡摸狗落井下诽谤诬陷人性。不的民可能会偏向于不
的方面。们可能对之的理解一样。中世洲人士精神
国人士精神;以前的牛仔精神;而古代中国人喜欢
子”这个名们的民等等,不能在
一一是不现代的世界各国在什么民族精神如果没想清楚
应该问问自己祖宗然后跟里的邻居探讨
探讨去争个短也免得头破血流之,还不知道自己在争
什么?或搞清楚,会突然觉得本什么可争的,同根
都是地球人,相何太玩玩游戏可以,但争子,必也乎,
。一比试吗完了之干杯何必死我
活!地球都已经被发的山穷水尽了,争来争去就”和几
金豆豆”,有多大意义呢?还不用共同智慧,对社会行积
,去寻找新的资和出
 .
在当今世界中,无论是人们的生活还是一个国家的经都已倾向于越
来越依赖原材料争。所以一个国家是能够功,主要在于
有科学地组织自己的国民经理地配置和度资产;能地利
自身的资源优势,对有行资回收及重;怎样在盟国
中建立自己;怎样性地处理好世界上其国家的关系。争夺原材料

.

The English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is:

On Proper Naming: The Reflection of Ancient Asian Philosophy on Modern Society. The Quest for Peace and Livelihood

By Jenn Zhu, September 23, 2020

http://www.qixiansong.com/eArtic-LunZhengming.html


Articles by: Jenn Zhu

Disclaimer: The contents of this article are of sole responsibility of the author(s). The Centre for Research on Globalization will not be responsible for any inaccurate or incorrect statement in this article. The Centre of Research on Globalization grants permission to cross-post Global Research articles on community internet sites as long the source and copyright are acknowledged together with a hyperlink to the original Global Research article. For publication of Global Research articles in print or other forms including commercial internet sites, contact: [email protected]

www.globalresearch.ca contains copyrighted material the use of which has not always been specifically authorized by the copyright owner. We are making such material available to our readers under the provisions of "fair use" in an effort to advance a better understanding of political, economic and social issues. The material on this site is distributed without profit to those who have expressed a prior interest in receiving it for research and educational purposes. If you wish to use copyrighted material for purposes other than "fair use" you must request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For media inquiries: publications[email protected]